张永和 | 诺华上海园区规划设计 | 2017年8期

摘要: 诺华上海园区规划设计

09-08 19:10 首页 建筑学报

 诺华上海园区鸟瞰(图片来源:诺华(中国)生物医学研究有限公司)


规划设计/非常建筑/张永和

地点/上海浦东

竣工/ 2016年



▲总平面


2006年,非常建筑接受诺华公司委托参与诺华上海园区项目,进行对该研发园区的总体规划及其中一栋实验楼的单体设计。在上海,诺华延续了其总部瑞士巴塞尔园区每一栋建筑请一位不同的建筑师设计的做法。非常建筑作为总体规划师, 制定了一套详细的设计导则,作为各位建筑师可以遵循的指南。2016年,诺华上海园区一期完成并投入运营,包含7栋建筑:其中2栋实验楼,分别由瑞士的迪纳&迪纳(Diener & Diener)和非常建筑设计;4栋办公楼,分别由刘家琨、张轲、智利的亚力杭德罗·阿拉维纳(Alejandro Aravena)以及英国的瑟吉森·贝茨(Sergison Bates)设计;1栋多功能独立建筑,由日本的隈研吾设计;中心园林景观,由荷兰的West 8 设计;小院落的景观及建筑室内有些也分别请了设计师,例如非常建筑设计的实验楼的院落景观是请朱育帆设计的。


在设计上,诺华给建筑师们提出的方向是:要在上海园区实现新型的实验室和新型的工作场所,使研究人员能在一个轻松舒适的环境——一个“家园”——里有更多的交流与合作,更好地发挥出创造力。


总体规划


我们非常关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一个现象:即在中国大都市外围已经普遍形成了密度相对低、功能偏单一、交通依赖私人汽车的城市蔓延(urban sprawl),它破坏城市空间,削弱城市性(urbanity)。科技园区规划普遍呈现出城市蔓延的这些特征。尽管在一个园区项目中无法改变宏观的趋势,但我们至少可以改善园区内部的空间质量,创造一个宜居的工作社区。因此,在空间层面上,我们的规划概念是院落城市(courtyard urbanism):即用院落作为空间结构组织总平面。院落意味着明确限定的公共空间;以不同大小的院落覆盖整个园区,消除常规规划中建筑之间的消极用地;同时适当提高建筑覆盖率,使户外空间更具备近人的尺度。文化延续是我们的设计策略之一:院落城市不但借鉴了传统中国建筑的空间架构,也试图融入传统中国园林的意境。项目所处的长江三角洲更是园林遗产丰富的地区;我们于是有意识地模糊“院”和“园”之间的区别,更倾向用“庭园”一词来表达我们设计的户外空间。庭园比典型的园林更具有院落式的建筑空间特征;人们通过步行可将园区内的建筑内外的空间串连成一个连续的丰富的系列, 体验一种对江南园林经验的当代阐释。

▲ 庭园,苏州艺圃(图片来源:www.ddove.com)

诺华瑞士巴塞尔园区规划概念图示(图片来源:《Novartiis Campus Basel》)

诺华瑞士巴塞尔园区鸟瞰( 图片来源:http://campus.novartis.com)


非常建筑认为园区内的建筑首先要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因此除了中心园林中的餐厅外,所有建筑都具有简单的体型和接近的高度,此点认识在设计导则中有充分的体现。


在使用/内容层面上,我们从家园的理念出发,在园区里布置了大量的服务生活设施,如若干个餐厅和咖啡厅,以及健身房、小卖部等。结合庭院城市的空间格局,将这些设施放置在庭园之内或周围,营造园区的生活气息。

<文/张永和>


(正文完。原文刊载于《建筑学报》2017年8期,总第587期,如转载须在篇首注明作者及出处。更多详图细节请见纸刊。)


购买纸刊,请前往建筑学报官方淘宝 jianzhuxuebao.taobao.com




建筑学报

本期微信编辑:曹楠


首页 - 建筑学报 的更多文章: